Leto

【簇邪】沙子,月光以及我爱你

黎簇x沙海邪
ooc预警


一直在沙漠里生活并不是个容易的事。最开始黎簇只能感觉到风沙吹着脸割着疼,喉咙也一直很干。慢慢跟着吴邪走几天却也习惯了,晚上他坐在帐篷口,手里抓着一把黄沙,摸两下竟还觉得亲切。

就是有些无聊。

在黎簇明白自己没法很快离开以后,他学着接受现实。他开始尝试着让自己学会欣赏沙漠的风景,就当是来旅游,但沙漠的确单调了些,除了沙还是沙,人也就那么几个,他转转头,四处瞟了几眼,看见吴邪侧对着他,坐在不远处。
吴邪不知道在看什么。

黎簇盯着他,悄悄打量他的侧脸。吴邪挺好看的,鼻梁高,嘴唇薄,眼窝深。

黎簇有时候觉得他很迷人。

不过他吴邪倒真算不上什么顶漂亮的人物,和小说里俊的跟神仙一样的主角儿差远了,那张脸胡子拉碴的,眼角还有些皱纹。整日里风吹日晒,看上去憔悴沧桑的很,但就是那眼睛里流转的一抹神,却比神仙还勾人。

黎簇知道他现在不该想这些,毕竟他们还在渺无人烟的沙漠里走着,毕竟他还没法保证自己不会在下一秒死去。

但吴邪说过他会带他回去,这话听起来无根无据的,可他还是信了。信得死心塌地,事实上他脑子里都是些吴邪说过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蹦着,他老告诉自己一直记着这些话是为了把它们当成吴邪绑架自己的证明。时间一长,黎簇也忘了记着他们的理由,那些话晃着晃着便晃进他心里头去了。

后来他甚至连吴邪在绑架自己都忘了。黎簇只在很少的时候提起要走,轻飘飘地说几个词,也不知道在提醒谁。
黎簇站起来朝吴邪走过去,他只是很慢的坐在吴邪旁边,看向吴邪看着的地方,没出声。

“怎么,”吴邪朝他看一眼,“无聊了?”他没有说话,转过头盯着吴邪的侧脸。

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没再讲话。后来吴邪先开口“小孩儿,”他的声音沙沙哑哑,扣的黎簇心里痒痒的。“你是不是现在在心里悄悄咒我来着?”

“是啊。”黎簇转过头不再看他,语气很冲,嘴角却微微勾着,“吴老板拐卖儿童,还有没有人性。”

吴邪笑了一下,把手搭在黎簇肩上。

他说“古潼京的确不是你该去的地方。”他转过头看着黎簇,眼睛亮亮的,嘴角带着一抹笑。可能是月光照着的原故,他看起来该死的温柔。“但我会把你带出去,我保证。”
黎簇脑子嗡嗡地响,整个人像被浸入水里,全部的光影混在一起恍恍惚惚的,吴邪的脸却越来越清晰。

他愣住了。
愣住了很久。
很久。
然后他吻了吴邪。

最开始只是把嘴唇轻轻地贴在吴邪的嘴唇上,后来他含住它们,一点一点的吮吸,再后来就是激烈又疯狂的撕咬,他把舌头也伸进去,然后感觉到吴邪的回应。他们像是两头困兽,互相争夺着彼此嘴里的空气。

早就该这样了。

很早很早之前,在吴邪冲着苏难笑的时候,在吴邪遮住他的眼睛牵他的手的时候,在他因缺水即将昏迷却恍惚看着吴邪跌跌撞撞的朝他走来的时候,他就在想着吻他。

吴邪的嘴唇很软,黎簇用手抠住吴邪的后脑勺将他拉近自己更加疯狂地吻他,硬是尝出一股子甜味儿。

一直到他俩都快要窒息的时候才分开。黎簇喘着气,看着吴邪有些红肿的唇泛着水光,感觉心里一阵躁动,下身突突的跳着疼。

“小孩儿,你别是爱上我了。”吴邪也气喘吁吁扬扬脖子朝他笑。

黎簇没说话,只是盯着他看,眼神很认真,甚至有些祈求。
吴邪不再笑了,他愣了一下,眼神有些复杂。

黎簇说不清吴邪眼睛里有些什么,抱歉,无奈,吃惊?那些感情揉杂在一起,但他肯定里边没有喜悦。他的心一下子沉下去,即使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可还是让人止不住的难受。

吴邪又看了他一会儿,最后慢慢的靠近,犹豫着抱住了他。
吴邪的声音有些颤,有些哑,他说“对不起,黎簇,”他不想去看黎簇现在的表情,“你知道我为什么说你很像我年轻的时候?你真像我,对不起,我知道现在说这些大概已经没什么用了,你太像我了,就,别爱上我,黎簇,”他顿了一下把脑袋搁在黎簇肩上,“你要的我都给不起。”

吴邪停了一下,感受到黎簇在他怀里颤抖。他慢慢松开黎簇,坐回他原来的位置。

黎簇很快平静下来,他再看着吴邪坐在那里,还是显得该死的温柔。

他以前总觉得吴邪有些冷漠,却没想到只是把感情都给了别的人。

“回去睡吧,已经很晚了。”吴邪说着,没再看他。

黎簇没动,还是盯着吴邪看了很久。最后他说

“我爱你。”

说完转身朝帐篷走去,没再回头。

背影

黎簇 —》沙海邪
角色不属于我 ooc属于我

黎簇已经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刚开始进沙漠时,他还能像模像样的每过一个晚上就用小刀在捆帐篷的木桩上刻一小杠。或许很快就能出去了,他想着,后来九死一生逃出古墓却又被告知他们得去真正的古潼京时又很快明白他可能出不去了。

但黎簇却并没有多埋怨吴邪,他应该感到愤怒的,如果不是吴邪,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上着普通的学,即使他从来没喜欢过这样的生活,就像他从来不喜欢他的父亲,但他能普通的活着,和家人一起,而不是现在这样,有一天没一天的在沙漠里耗着,可能下一秒就会没命。
他应该恨吴邪的,他毁了他的生活。但他并没有。也许一开始是的,他疯狂的憎恨着男人那些自以为是的眼神和轻佻的笑,而很快他的所有愤愤不平在一次又一次吴邪对他的帮助中销声匿迹。在吴邪将他从悬空拉起时,他所能感受到的只剩下劫后余生的喜悦与吴邪手掌的温暖又粗糙的纹路。

或许他是有,那叫做什么?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他在开始依赖他的绑匪。他当然没有爱上吴邪,怎么会有人爱上一个对自己生命产生威胁的人?只是这几天他的确是在看,只是看吴邪,男人的一举一动轻易的占满了他的整个空间,他只能把这勉强归为对于发现吴邪并没有想象中的不在乎自己的观察。但他没法否认在看见男人细长的腿向他走来时和那张漂亮的嘴一张一合地朝他笑时一瞬间从心底涌出的雀跃的欢喜甚至盖过了他强烈的求生的希望在他的全身肆意流窜让他感到手脚麻酥酥的又像喝醉了酒一样脑袋晕乎乎的只能冲着吴邪傻笑。

他渴望着吴邪。就像一条上岸太久的鱼在耗尽全身力气挣扎后只能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却突然瞥见身后一个又深又窄的坑里有些浑浊的水——即使是如此浑浊的水,即使这样的水也许最终还是会导致鱼的死亡但鱼还是义无反顾地跳入坑里。

他就像鱼渴望着水一样渴望着吴邪。

https://m.weibo.cn/5531665238/4270033658016465

黎簇现在站在水中,刚和吴邪一起打水仗,这些突然起来的画面让他脑子一抽一抽的疼。冰凉的海子冲着他的皮肤,吴邪就站在他的面前朝着他笑。他的脑子一片空白,然后就像他在梦里已经做过很多次的那样,他吻了吴邪,又急又狠。

吴邪给了他一拳,挺重,打得他脑子都犯晕。他只能感觉到吴邪盯了他一阵,眼神很复杂,最后朝他说“以后不要这样。”语气平平淡淡,然后背过身上了岸穿上衣服走了。

黎簇捂着刚刚被打的地方,脑子仍是晕晕乎乎的。他想起之前王盟提到吴邪曾经有个不爱说话的朋友的语气,想起吴邪凶狠的让马日拉不准叫自己“小哥”,想起之前和吴邪坐在夕阳照射的沙漠上,吴邪眼睛弯弯的告诉他说他跟自己以前一样。那对眼睛漂亮又温柔,像是在思念什么人。

他很快向后倒去漂浮在水上。吴邪没错,他的确像他以前一样,执着又天真。

所以黎簇没有办法,只能绝望的爱着一个永远不会爱自己的人,然后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背影消失在沙漠的阳光里。

证明
SUMMARY :billy希望steve证明他的妹妹不在屋里。
CHARACTER :billy/steve斜线有意义。
评论链接